虞小小小栀

灵魂画手
我是真粉。
😭😭😭

【戬杰】当你老了(下)

仍然的怕撞梗
朱大爷×查大爷

查大爷觉得和朱大爷出来走走是个错误的决定。
自出了火锅店那人的手便再没松开过,而那分外痴汉的眼神也惹得他们回头率分外的高。可是朱大爷却是一点不在意,就差冲整条街上的人都说一句这是我老伴了。
想到这里,查大爷感觉脸和耳朵都有些热。
当然查大爷可疑的神情尽数落在朱大爷眼中。朱大爷憋好笑停止了痴汉盯。“小查同志啊,你是不是假酒喝多了,脸红成这样。”
“我……我一个老头子了,脸红点多喜庆啊,长命百岁啊!”查大爷看着朱大爷硬生生没憋住笑了出来,“你才多大啊……”话音没落,朱大爷便愣住了。
是的,他忘了,他们都老了。
“再老……你也没我老啊。”朱大爷反应过来,看着查大爷从发呆变为炸毛,“你再老我也是你大哥!”查大爷低下头,“我会罩着你的……咱俩……怎么也得都长命百岁……”
“我们要当一辈子的好兄弟啊。”
朱大爷轻笑,暗暗紧了紧握住查大爷手的手,“那我得抓紧点,让你渡点仙气给我。”
查大爷没答活,手却也回握得紧了些。“我都老了,你还要来烦我。”
“我们可是得互相折磨到白头。”
“那我不好看了呀。”查大爷有点丧气,他永远说不过朱大爷。
真是为老不尊。
朱大爷拿出耳机,连好手机后,一边放进自己的耳朵里,一边放进查大爷的耳朵里。“你干嘛……”查大爷刚要摘掉耳机,便听到从耳机中传出的声音而停止了动作。
这首歌他并不熟悉,只是偶尔在什么电视节目中偶然听到过。但是他却记得听的这一句。(懒得打字,呃……就是《当你老了》的那一句“多少人曾爱慕你年少的容颜……”记不太清了)
似乎是朱大爷准备好的一场跨越时间的要在他们年少时就该有的告白,但现在,虽然他们都不复年少,也足矣了。
歌曲仍然再继续,步伐仍然未停歇。
我们的故事需要慢慢谱写,就像那脸上的皱纹,即便历经了风霜,但那是岁月的痕迹,也足够深刻,足够刻骨铭心。

【戬杰】当你老了(中)

还是怕撞梗
查大爷×朱大爷

隔着火锅的热气,朱大爷偷偷盯向查大爷。
那张尽管苍老,却仍看起来那么舒服的脸氤氲在一片热雾中,虽然与当年的情景别无二致,那人却没有当年面对着食物两眼放光的模样了——那双眼睛也在盯着他。
目光交汇的一刹那,朱大爷有点不好意思,急忙低下头吞下一颗肉丸。
“啊!”下一秒朱大爷便被烫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伸着舌头大喊“烫死了”。结果两个人一下子成了全店目光的焦点,一时间场面十分尴尬。
查大爷亲眼目睹朱大爷悄咪咪地偷看他,然后做贼心虚地给自己塞了个丸子,然后被烫的弹起来,莫名觉得好笑,一时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傻狗。”朱大爷正尴尬着,突然听见坐在对面的查大爷幽幽的一句。
“崽子你说啥?”
“傻狗朱戬。”查大爷继续吃着,连头都不抬。
天知道他憋笑有多辛苦。
待火锅店的客人都不再朝这边看了,朱大爷搬起椅子往查大爷那边蹭,查大爷一抬头便看见朱大爷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他的眼睛还和原来一样,充满了二月春风般的温柔。
“朱戬,”查大爷鬼使神差地开口,“一会儿陪我出去走走吧。”
“好嘞。”朱大爷嘿嘿一笑,手不自觉伸了过去,握住了查大爷的手,查大爷也没有甩开他,由着他握着。
查大爷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戬杰】当你老了(上)

只是个脑洞,好怕撞梗。
查大爷×朱大爷

查大爷连续失眠三天了。
本来按道理来说,老年人的身体出点问题也是情理之中,可是若是按他平时每天五顿的饭量和在与隔壁王大爷家孙子在游戏中PK的手速来说,这次失眠,来得有点不大寻常。
思考了三分钟后,查大爷还是果断选择先去吃饭,毕竟民以食为天。况且他向来不善于动脑子,经过这短短三分钟的思考,查大爷表示身心俱疲。
至于失眠……
他听隔壁王大爷说,抓一把安眠药往嘴里一塞,保证他睡得一个好觉,不知道是不是在骗他。
查大爷感觉脑壳更疼了。
一路头脑风暴不停,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家火锅店,香味吸引着查大爷走进这个并不大人却很多的小店。
“朱老板,来客人了!”没等查大爷反应过来,眼尖的店员便迅速朝厨房喊了一声,搞得查大爷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他好像……只带了买泡面的钱。
“客人吃点啥?”
店员一脸谄媚地凑过来,递给他一份菜单。
欠揍的样子让他想起曾经,也有一个人在出去聚餐时讨好地问他要吃什么。然后他会回答什么,连他都记不清了。
查大爷摸了摸鼻子,似乎是下了什么大决定一样,弄得小店员一脸期待。
给我来一袋泡面。
“……”小店员嘴角抽了抽,“客人,我们这是火锅店。”
“哎呀,这里是火锅店啊”查大爷故作惊讶地感叹,“人老了果然眼有点花。”
看着小店员要报警了的样子,查大爷手足无措,难道自己的演技多年不练有所下降?
是的,查大爷年轻时是一位明星,本来初出茅庐就倍受关注的他,却不知为何,忽然宣布退出圈子,渐渐地被人们淡忘……
“小王,点个菜怎么这么久啊?”
随着声音的到来,头发有些花白的老年人从厨房走出,却在看到查大爷的一刻顿住,“崽子?”
听着熟悉的称呼,查大爷也不由得瞪大眼睛,“朱……朱戬?”
店员看着懵了的俩人,也是一脸的懵。
这个人是老板的挚友还是仇人啊,他到底该如何反应,老板你说一声啊。
朱大爷盯着查大爷看了一会儿,看着他原本像剥开的鸡蛋一般的小脸上冒出了几丝褶皱,还有原本就不怎么洗的头发中夹杂着几缕银发,显得整个人苍老了不少,一时有些心疼,便走到查大爷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小王,来一份火锅,哦,还有海南鸡。”

【执离】长眠

这是执明一统钧天的第三十年,亦是慕容黎离开他的第三十年。
门外大雪纷飞,红梅的枝条禁不住雪花的堆积,终于断折在满地的积雪中。
执明就躺在向煦台之中,在他患病后,便命人将他抬到了这里,若是问为什么,大概……是他想在生命的最后,再怀念一下故人吧……
他侧耳听着外面雪花簌簌的声音,仿佛是当年他走向他时的脚步声,但是却也似他转身离开时的步履匆匆,那样动听,又那么伤感。
现在的执明,总是会想起三十年前的场景,也时常梦见那位故人。
比如昨晚,他站在向煦台外的水榭旁,看着那一抹红色,从开的正盛的羽琼花丛中渐渐向他走来,梦中烟云缭绕,模糊了他的眼,可是他却依然看得清他的脸。
三十年了……佳人容颜未改,仍是当年初见时的模样。
他想唤他的名字,可是却记不起来。
他依稀看到他伸出手,声音缥缈。
“我回来了……”
你回来了……他想要去抓他的手,可是就在触到他的一霎那,他便消失在原地。
……梦醒了……
曾经的他没有留住他,而梦中,他亦是留不住。
他忽然便记起了他的名字,可是却不敢确定,他究竟是该叫他慕容离,还是慕容黎。
那么……还是叫他阿离好了……
“阿离……我可以在梦中见到你,是不是……只要我一直在梦中,你便不会离开了?”
天边的夕阳在不远的昱照山落下,风雪也终于停止了。
他阖上了眼。
他听到了他的声音。
“王上,这里没有你的天下,也没有你的臣民,即便如此,你也愿意留在这里吗?”
“这里是没有我的天下,也没有我的臣民,可是……本王有你就够了……”
慕容黎的脸上露出鲜有的笑。
执明上前去牵住他的手,这次,他没有消失……
“阿离,我们走吧。”
“好。”

均天历三百三十五年,天权王统一天下。
本该是普天同庆的日子,偌大的天权王宫都是没有一丝喜庆之气,反倒是笼罩着一层阴霾。
天权王不高兴,甚至可以说是愤怒,因为他最渴望得到的那个人,那个如滴仙一般的少年,在他的眼皮底下消失了。他已经让人牢牢盯紧了他,在慕容黎国都被攻破的那一刻,便派人去找他了。
他一直注意着慕容黎,怎么会……
好在,他已经抓住了他的所有手下,他不会那么无情的,即使他对执明那样无情。
“王上,宫外有一位萧中藏剑的人,我们怀疑是刺客,已将他擒住。”呆坐之时,待卫上前禀告。执明露出一丝笑意,却是阴冷无比,“把他带过来,孤王亲自审问。”
当那抹红色落在他眼底,执明才终于放心下来,真的是他,他来了,却是为救别人。“说吧,你来是为了什么?”执明玩味地看着慕容黎有些苍白的脸色,隐藏住苦笑,“他们在哪儿?”慕容黎的反问让执明一怔,“你不怕?”慕容黎并未看他,只是一直盯着手中长萧,“我孑然一身,为何要怕?”
“哈哈哈……”执明突然大笑,可笑啊,好一个孑然一身,他原来从未在乎过他……
“既然如此……”执明示意待卫上前,“将刺客关押内庭,听侯发落。”
慕容黎被关在内庭,名义上为关押,但待遇却是莫名的好,只是尽管日常餐食和待遇再好,他现在也只是一名囚犯,铁链锁住了他的手,也锁住了他所有自由。
“参见王上,”门外看守的声音让慕容黎身体有些僵硬。他被关在这里有半年之久,这半年里,每天执明都会来,只是从未进来过,今日……
脚步声渐渐近了,随后就是牢门吱呀打开的声音,接着他就被人抱在怀里。“你……”还未开口,一块糕点便出现在他眼前,执明眼里尽是笑意,“阿黎,这里本王让莫澜从宫外带来的,你尝尝?”
“王上,是要将我在此处决了吗?”慕容黎并未接下,想要起身却被执明紧紧箍在怀中,“阿黎就是这样想本王的?”执明笑意尽失,目光锁定在慕容黎淡红的唇上,“阿黎怕死?”
“我说过,我孑然一身,为何要怕?”话音刚落,慕容离便被执明强行抬起下巴,“孑然一身是吗?那我就要你这身体。”
唇被强硬地堵住,慕容黎想要挣扎,但是手被锁住,一动便被磨出一圈红印。执明很快地翘开了他的贝齿,在他口中飞快地搅动,慕容黎也被迫地动着舌,暧昧的声音让执明有些忍不住了,他早就想这样,只是一直有所顾忌,而现在,他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得到他的阿黎了。
执明的手轻松将慕容黎的衣袍挑开,抚摸着他身上每一寸肌肤,感觉到慕容黎微微的颤抖,满意地离开他的唇,牵出一丝银线,看着他潮红的脸,执明忍不住吻上他的脸颊,然后唇径直向下,在他的脖颈间辗转深吻,“唔……放开……”慕容黎全身都热了起来,他有些害怕了,可是却仍然无法逃脱,只能任执明在他的身上烙下一个个吻痕。
见慕容黎挣扎不得,执明得惩似地笑了,“阿黎还是怕了,”
慕容黎眼睛黯淡下来,对,他怕了,怕那个孩子般的君王,如今竟变成这样……
“执明,我不喜欢如今的你”内心的话,他还是说了出来,执明闻言停下了动作,“我知道你不会喜欢我,你在乎的只有阿煦吧……”
阿煦?慕容黎呆住,如果执明不提,他现在都快忘记阿煦的样子了……
也许阿煦是他的一时故人,但是执明在他心中,早已是一世故人……
可是,他喜欢的那个执明不是这样的,“执明,你还记得你曾经问我想要什么,虽然你说过,你不想知道了,但我想告诉你。”
“我想要你,变回从前的执明。”
“我喜欢的执明。”
执明一愣,没想到阿黎会这样说。
他想要的,原来这样简单……
勾起唇角,执明拿出钥匙,打开慕容黎手上的铁链。
“好。”

……不知时间点对不对啊?纯属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