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一发而不动全身

水袖(一)

嗯……感觉民国戏子神马的超常见……但还是写了……
文笔废的我……
日常怕撞梗



老旧的的留声机里蜿蜒出声声低吟的调子,一唱三叹,如泣如诉。
执明阖着眼,手指在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拍子,直到一曲终了,才慢慢睁开眼苦笑。
莫澜不知何时站在了身边,看着他怅然若失的神情叹了一口气,将手边已然冷掉的茶递给执明,随后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莫澜,”听到执明叫他,莫澜想开口安慰他几句,却听他轻声道,“我再也听不到那样的戏了……”
莫澜一愣,下一秒便明白,他指的是什么。在沉默许久后才缓缓开口:“是啊,的确是。”
掰着指头算了算,今日……似乎是那人的忌日。

慕容黎死了三年了。
他生前的戏唱的极好,又生得一副好相貌,因此第一次登台便名声大噪,多少达官显贵挤破脑袋想一睹风采,最后无不遗憾而归。
只因他说过,此生只为普通平民唱戏。
他不收他们的钱,还会给有孩子的人家几颗在战乱年间很难得来的糖块。
当然,这是有来源的。
不过,耍耍那些自以为是的军官和商贾,倒是他很喜欢做的事。
他会一件不剩地收下他们送来的奇珍异宝,然后当掉,换些钱来,一部分用于生计,一部分用来买糖,而剩下的,他几乎都用在置办戏服上。
他的体态修长,似乎所有戏服穿在他身上都像沾染上了仙气一般。可他却犹爱着一袭红衣,配着长长的水袖,倒平添了三分妖艳。
双目含情。
这是执明第一次见到戏台上的慕容黎时对他的评价。
戏台上的慕容黎的确与平日大相径庭,一颦一笑间皆是风情,抖袖,掷袖,挥袖时更甚,看得执明竟不自觉上前,反应过来时,那水袖便已握在手中了。
他本是听说了慕容黎的名声,换了便服浑入平民中来看美人,本是小心翼翼,怕被人认出,可现在这一闹,所有人的目光全聚集在了他身上。
果不其然,一片寂静之时不知谁喊了句:“呦,执少。”随后台下便议论纷纷。
执明清楚地听着一位大妈对旁边的人说:“唉,这慕容先生是个好人啊,怎会如此命苦,遇人不淑啊……”
一抬头,果然被抓着水袖的美人脸色铁青,眸中的风情尽被冰霜所替代。
执明咽了下口水,“嘿嘿”讨好似地笑了两声,慢慢放下手中的水袖——他原本,还想再捏一会儿的。
“哼”美人狠狠剜了他一眼,转身径直走向后台,留下他一人呆呆地站在原地,脸微微有些发烫。
想他执少是什么角色,在全城,名气是丝毫不输慕容黎的。不过,他是因为显赫的家世和玩世不恭,嗯,还有脸皮。
平日里调戏一下小姑娘,或者毫无理由的砸一下别人的店都屡见不鲜。
脸皮厚如他,今日居然脸红了。
此时的执明眼前几乎一片空白,满脑子都是那人的眉眼。鼻间残留着那人身上的淡淡清香。
执明有些痴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