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一发而不动全身

均天历三百三十五年,天权王统一天下。
本该是普天同庆的日子,偌大的天权王宫都是没有一丝喜庆之气,反倒是笼罩着一层阴霾。
天权王不高兴,甚至可以说是愤怒,因为他最渴望得到的那个人,那个如滴仙一般的少年,在他的眼皮底下消失了。他已经让人牢牢盯紧了他,在慕容黎国都被攻破的那一刻,便派人去找他了。
他一直注意着慕容黎,怎么会……
好在,他已经抓住了他的所有手下,他不会那么无情的,即使他对执明那样无情。
“王上,宫外有一位萧中藏剑的人,我们怀疑是刺客,已将他擒住。”呆坐之时,待卫上前禀告。执明露出一丝笑意,却是阴冷无比,“把他带过来,孤王亲自审问。”
当那抹红色落在他眼底,执明才终于放心下来,真的是他,他来了,却是为救别人。“说吧,你来是为了什么?”执明玩味地看着慕容黎有些苍白的脸色,隐藏住苦笑,“他们在哪儿?”慕容黎的反问让执明一怔,“你不怕?”慕容黎并未看他,只是一直盯着手中长萧,“我孑然一身,为何要怕?”
“哈哈哈……”执明突然大笑,可笑啊,好一个孑然一身,他原来从未在乎过他……
“既然如此……”执明示意待卫上前,“将刺客关押内庭,听侯发落。”
慕容黎被关在内庭,名义上为关押,但待遇却是莫名的好,只是尽管日常餐食和待遇再好,他现在也只是一名囚犯,铁链锁住了他的手,也锁住了他所有自由。
“参见王上,”门外看守的声音让慕容黎身体有些僵硬。他被关在这里有半年之久,这半年里,每天执明都会来,只是从未进来过,今日……
脚步声渐渐近了,随后就是牢门吱呀打开的声音,接着他就被人抱在怀里。“你……”还未开口,一块糕点便出现在他眼前,执明眼里尽是笑意,“阿黎,这里本王让莫澜从宫外带来的,你尝尝?”
“王上,是要将我在此处决了吗?”慕容黎并未接下,想要起身却被执明紧紧箍在怀中,“阿黎就是这样想本王的?”执明笑意尽失,目光锁定在慕容黎淡红的唇上,“阿黎怕死?”
“我说过,我孑然一身,为何要怕?”话音刚落,慕容离便被执明强行抬起下巴,“孑然一身是吗?那我就要你这身体。”
唇被强硬地堵住,慕容黎想要挣扎,但是手被锁住,一动便被磨出一圈红印。执明很快地翘开了他的贝齿,在他口中飞快地搅动,慕容黎也被迫地动着舌,暧昧的声音让执明有些忍不住了,他早就想这样,只是一直有所顾忌,而现在,他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得到他的阿黎了。
执明的手轻松将慕容黎的衣袍挑开,抚摸着他身上每一寸肌肤,感觉到慕容黎微微的颤抖,满意地离开他的唇,牵出一丝银线,看着他潮红的脸,执明忍不住吻上他的脸颊,然后唇径直向下,在他的脖颈间辗转深吻,“唔……放开……”慕容黎全身都热了起来,他有些害怕了,可是却仍然无法逃脱,只能任执明在他的身上烙下一个个吻痕。
见慕容黎挣扎不得,执明得惩似地笑了,“阿黎还是怕了,”
慕容黎眼睛黯淡下来,对,他怕了,怕那个孩子般的君王,如今竟变成这样……
“执明,我不喜欢如今的你”内心的话,他还是说了出来,执明闻言停下了动作,“我知道你不会喜欢我,你在乎的只有阿煦吧……”
阿煦?慕容黎呆住,如果执明不提,他现在都快忘记阿煦的样子了……
也许阿煦是他的一时故人,但是执明在他心中,早已是一世故人……
可是,他喜欢的那个执明不是这样的,“执明,你还记得你曾经问我想要什么,虽然你说过,你不想知道了,但我想告诉你。”
“我想要你,变回从前的执明。”
“我喜欢的执明。”
执明一愣,没想到阿黎会这样说。
他想要的,原来这样简单……
勾起唇角,执明拿出钥匙,打开慕容黎手上的铁链。
“好。”

……不知时间点对不对啊?纯属脑洞……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