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一发而不动全身

【执离】长眠

这是执明一统钧天的第三十年,亦是慕容黎离开他的第三十年。
门外大雪纷飞,红梅的枝条禁不住雪花的堆积,终于断折在满地的积雪中。
执明就躺在向煦台之中,在他患病后,便命人将他抬到了这里,若是问为什么,大概……是他想在生命的最后,再怀念一下故人吧……
他侧耳听着外面雪花簌簌的声音,仿佛是当年他走向他时的脚步声,但是却也似他转身离开时的步履匆匆,那样动听,又那么伤感。
现在的执明,总是会想起三十年前的场景,也时常梦见那位故人。
比如昨晚,他站在向煦台外的水榭旁,看着那一抹红色,从开的正盛的羽琼花丛中渐渐向他走来,梦中烟云缭绕,模糊了他的眼,可是他却依然看得清他的脸。
三十年了……佳人容颜未改,仍是当年初见时的模样。
他想唤他的名字,可是却记不起来。
他依稀看到他伸出手,声音缥缈。
“我回来了……”
你回来了……他想要去抓他的手,可是就在触到他的一霎那,他便消失在原地。
……梦醒了……
曾经的他没有留住他,而梦中,他亦是留不住。
他忽然便记起了他的名字,可是却不敢确定,他究竟是该叫他慕容离,还是慕容黎。
那么……还是叫他阿离好了……
“阿离……我可以在梦中见到你,是不是……只要我一直在梦中,你便不会离开了?”
天边的夕阳在不远的昱照山落下,风雪也终于停止了。
他阖上了眼。
他听到了他的声音。
“王上,这里没有你的天下,也没有你的臣民,即便如此,你也愿意留在这里吗?”
“这里是没有我的天下,也没有我的臣民,可是……本王有你就够了……”
慕容黎的脸上露出鲜有的笑。
执明上前去牵住他的手,这次,他没有消失……
“阿离,我们走吧。”
“好。”

评论

热度(19)